1993年,王利峰出生在東陽市江北街道鳳凰社區的一個普通的家庭。新生命降臨的喜悅沒有持續多久,孩子小兒腦癱的打擊就襲來了。

  平凡的一家人,在命運面前,卻非凡地勇猛。小利峰4歲還不會走路、說話。爸爸王生龍和媽媽陳愛芳每天除了要帶他進行康復治療,還堅持用自行車載著他去公園、江濱、山邊,接觸外面的世界。他們發現,小利峰在人多的地方更愿意做康復訓練動作。就像影片《阿甘正傳》一樣,小利峰在親情的鼓勵下,站直了身體,扔掉了輔助器械,搖搖擺擺地跑了起來。這一跑,王利峰就跑進了殘疾人運動會的冠軍領獎臺,跑到了馬拉松賽場。

 

  對很多人來說,用長跑挑戰身體的極限難免痛苦。對三級殘疾的王利峰來說,即使搖搖晃晃隨時可能摔倒,跑步也是一件無比幸福的事。它承載了他的快樂、驕傲、親情、友情、期待和遠方。心里甜,命就不苦。從2015年第一次在橫店跑馬拉松開始,王利峰已經完成了20場半程馬拉松,他越跑越快,越跑越遠……

  往前跑,爸媽在!

  1歲都抬不起腦袋的王利峰,曾經讓王生龍和陳愛芳憂心忡忡:孩子不會就這么在床上躺一輩子吧?有人勸他們再生一個孩子,他們壓根沒動心:“如果再生一個,我們就更沒心思照顧峰峰了。”

  為了王利峰的康復訓練,父親花光了積蓄,母親辭去了工作。她日復一日地陪著孩子做著單調的訓練動作,看著他一點一滴的進步。王利峰4歲那年終于喊出了“媽媽”,陳愛芳至今說起那一幕還眼泛淚光。此時的王利峰還不能穩穩地站立,但王生龍和陳愛芳已經有了信心和計劃。

  幾乎每天,他們都要騎著自行車帶著兒子跑六七公里,看到他搖頭晃腦地露出興奮的表情時,就把他抱下車。不顧周圍人打量的目光,讓他試著邁開步子。“別怕,爸爸媽媽在,往前走!”日子過得很慢,但王利峰終究還是會走了,在他5歲那一年。那時候,看他走路,會有一種膽戰心驚的感覺,因為不知道什么時候,他就“噗通”一聲整個人栽倒了。直到8歲上小學后,這種情況才開始好轉。

  從家到學校,有2公里路。王利峰都是和媽媽一起跑著去上學的,放學后再跟著媽媽一起跑回家。王利峰跑步的姿勢很奇怪,腿有點瘸,胳膊吊著,頭歪向一側,有時候還會流口水。一開始,總有人在邊上指指點點的。王利峰不懂,陳愛芳也像沒看見一樣。一個跑得歪歪扭扭的男孩,一個背著書包陪跑的媽媽,很快就成了校門前最搶眼的風景。“往前跑!爸爸媽媽在!”陳愛芳文化程度不高,說話嗓門不高,但在帶孩子跑步這件事上,她一直在溫柔地堅持著。她沒有看過《阿甘正傳》,但她就像影片中的母親一樣,不停的用“向前跑”激勵著孩子,讓原本孱弱的孩子跑出了健康的身體和強大的內心。

  這正是王利峰愛上跑步的原因。說起跑步,他就會想到父母陪著他跑步的畫面。即使后來他跑步已經不容易跌倒了,王生龍和陳愛芳還是用陪跑來給兒子打氣。“記得2015年10月1日,我一大早就跟著跑友去參加一場跑步活動。天下著雨,我跑得氣喘吁吁。經過家邊上的小區時,沒想到爸爸媽媽就在路旁等著。我跑過去的時候,我媽就陪我跑了,我爸開著電動車在我們后面慢慢地跟著……”王利峰回憶這一幕的時候,嘴角一直上揚著。奔跑就是阿甘的那盒巧克力,他不停跑,不知道下一刻會遇到什么,但他知道溫暖的親情一直都在。

  5歲才會走路,他在跑道上逆襲

  王利峰曾經有很多不如其他孩子的地方,最讓王生龍和陳愛芳操心的,就是走路。同齡的孩子都會打醬油了,王利峰還站不穩,當父母的,怎么能不著急?不過,讓他們欣慰的是,付出了數百倍的努力后,王利峰把短板變成了優勢。

  王利峰有很多獎牌、獎狀,都和跑步徐有關。采訪這天,他特意展示了出來,攤在桌子上,滿滿當當,琳瑯滿目。在幾十枚獎牌中,他一眼就找到了自己的第一枚獎牌。他自豪地撫摸著上面的“金牌”刻字,他清楚地記得獲得它的時間是2002年。每天奔跑在上學路上的他和媽媽,那時候已經在學校里跑出了“名氣”,東陽市殘聯的工作人員得知后,就推薦他參加了金華市殘疾人運動會。沒想到,9歲的王利峰一跑就跑了第一名。從小習慣于比別人慢的他異常興奮,那是他第一次意識到,自己可以比其他同學做得更好。

  從此以后,他就開始了在跑道上的逆襲。小學畢業時,他已經獲得了兩屆金華市殘疾人運動會的金牌,400米、800米、1500米、跳遠都是他的強項。體育課也從他最害怕的課,變成了最喜愛的課。

  上了初中后,因為距離遠了,課業負擔重了,王利峰不再跑步上學放學。但只要一有空,他就會到學校操場上跑幾圈。說來也奇怪,只要踏上跑道,感覺到迎面而來的清風,他的心情就會好起來。他說,生命在于運動,跑步讓他感受到自己蓬勃的生命力。東陽市殘聯工作人員韋青說,很多腦癱殘疾人一生都坐不起來,更不用說跑了。“王利峰是幸運的,也是了不起的,從不會走到跑20個半程馬拉松,其中的精神力量不言而喻。不屈不撓,才能自強自立。”讓人難忘的,還有他和家人的樂觀。腦癱康復中那么多痛苦,王利峰和家人都一語帶過。說起那一次次艱難的進步,他們總會提到跑步中那一幕幕“小確幸”。

  生活因奔跑而不同

  被跑步改變的,還不止這些。

  畢業后,王利峰進入一家福利企業工作。原本單調的生活,因為跑步變得繽紛起來。2015年,他在橫店參加了人生第一次馬拉松。到達終點的一瞬間,他再也堅持不住了,癱倒在地上。緩過氣來,他哭著給爸爸打了個電話:“爸爸,我‘跑’完馬拉松了。”電話另一頭的王生龍比兒子還激動:“我從來沒想過他能跑馬拉松。20多公里對他來說太不容易了!在那之前,他從未一次跑過5公里以上。”

  成績雖然不如意,但他結識了一群熱心跑友。從此,除了家庭之外,王利峰又找到了另一種歸屬感。

  60多歲的跑友樓伯常以自己的年齡鼓勵他,有如兄長的“卡特”隊長組織活動時總不忘“順路”接送他,隊友“春生哥”在賽場上為他殿后,幫他完成了最好成績的突破……4年來,王利峰的馬拉松足跡已經跑遍了金華各縣(市、區),跑到了杭州、麗水等周邊城市,平均每年跑5場半程馬拉松。賽場上,他享受跑步的過程、勵志與娛樂并存的氛圍。賽場外,他和跑友們相伴出游,看到了更多的風景,他的世界也變大了。

  因為跑步,不善言辭的王利峰開始用美篇記錄難忘的經歷,不知不覺地開始叩問自己的內心深處。因為跑步,當了20多年宅男的他,每個周末都有人約,還參加了跑友們組織的派對、年會。因為跑步,以前連說一句完整的話都費勁的他,走上舞臺,通過演講分享自己的跑步經歷和心得,還是脫稿的。

  跑步,讓王利峰擁有了不同的人生,他說他會一直跑下去。

  (來源:金華新聞網 金華日報記者 陳麗媛)